所在位置:遂昌新聞資訊 > 藝術 >

生態危機前的藝術遠見——生態遠見者:在緊急狀態下面對地球

作者:遂昌新聞來源:發布時間:2020-04-09 16:00

澳大利亞山火肆虐5個月,火災面積超1070萬公頃,5200萬哺乳動物、6200萬鳥類、3.89億爬行動物喪生;東非4000億蝗蟲災害,覆蓋面積逾2000平方公里;菲律賓塔阿爾火山持續噴發,噴出了500米高的熔巖及2千米高的黑灰色火山灰,并造成多場地震;南極冰架崩塌,1636平方公里巨型冰山滑入大海,烏克蘭科考站附近出現了粉紅色的 西瓜雪 人類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,一場場災難是地球的警示,也是大自然對人類過度索取、過度消耗的懲罰。


展覽現場

隨著人類先進社會愈趨成熟,人與環境的沖突也越發尖銳。我們從不缺乏對人類與地球、自然生態關系的思考和奔走疾呼的舉措,藝術家們也一直努力通過創造力傳達信念,嘗試用作品改變世界,然而面對來勢洶洶的災難,藝術的力量是否 有用 ?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(Royal Academy of Arts)的展覽 生態遠見者:在緊急狀態下面對地球 (Eco-Visionaries: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)似乎可以為我們打開思路。


展覽現場

從去年11月23日起展到2月下旬,這個剛結束的展覽不是恰逢其時,而是一系列令人擔憂的氣候變化主題聚焦活動的延續。3月1日,主題為 破碎的自然:設計承載著人類的生存 的米蘭三年展開幕,策展人保拉 安特那利(PaolaAntonelli)希望觀眾直面人類滅絕、地球毀滅這些看似科幻的議題;5月10日, 自然:Cooper Hewitt設計三年展 在紐約庫珀 休伊特史密森尼設計博物館(CooperHewitt 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)和荷蘭立方設計博物館(CubeDesign Museum)同時展出22個國家62名設計師團隊通過設計與自然親密接觸、應對人類面臨的環境和社會挑戰的作品。 生態遠見者 是英國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與Fundao EDP/MAAT(葡萄牙里斯本)、Bildmuseet(瑞典于默奧)、HeK(瑞士巴塞爾)、LABoral(西班牙希杭),以及Matadero Madrid(西班牙馬德里),西歐五國六城藝術團體共同策劃、組織的當今歐洲共同的 氣候宣言 。本次展覽是繼2018年葡萄牙里斯本MAAT博物館的展覽 生態遠見者: 人類世 之后的藝術與建筑 (Eco-Visionaries:Art and Architecture after the Anthropocene)首次亮相之后的再一次深思。(2000年諾貝爾獎得主科學家保羅 克魯岑PaulJ Crutzen創造 人類世 一詞來描述 一個人類活動對氣候和環境的主導影響的新地質時代 。)

卡羅萊納凱西多(Carolina Caycedo)作品,“蛇河記”
卡羅萊納凱西多(Carolina Caycedo)作品, 蛇河記

從氣候變化到物種滅絕以及資源枯竭,展覽展示了諸多環境破壞事件,藝術家們用當代藝術的語言提出現實試驗、虛擬方案及對未來的構想,他們不僅在探討如何可持續發展,而是直面當下最緊迫的生態問題,甚至挑釁性地拉響警報,敦促人們對人與自然的關系、當前的生態危機作出改變。我們以前做了什么?地球將會如何?我們還應談論全球性嗎?未來還屬于人類嗎?


里米尼 普羅托科爾(Rimini Protokoll)作品, 雙贏

氣候危機如今發展到了何種階段?藝術組合HeHe(海倫 埃文斯和海科 漢森)的裝置作品《內部災難3號:拉普蘭特實驗室》(Domestic catastrophe N 3: La Plan te Laboratoire)以可視化、概念化的方式形象地給出答案:透明的方盒中,一個懸浮旋轉的地球儀慢慢產生熒光綠色的塑料粉末,粉末覆蓋了地球儀,并減慢了它的旋轉速度。柴可夫斯基悲涼的樂曲《天鵝》作為背景音樂,仿佛地球發出的哀鳴,裝置直白地提出警示:是包括大氣排放、塑料污染在內的人類活動改變了地球系統。同樣呈現出嚴酷的環境狀態并牽動觀者情感的,還有安娜 瓦茲(Ana Vaz)和特里斯坦 貝拉(Tristan Bera)的影像作品《電影,再生》。作品拼貼了19分鐘人類與科技結合的電影歷史片段,文獻紀錄片式交織的鏡頭和剪輯拼貼的聲音展現出氣候、生態的緊急狀態以及政治焦慮和無力。1966年米開朗基羅 安東尼奧尼導演的《放大》中,男主的一句臺詞: 沒有什么比災難更能解決問題。 更是給這種焦慮繪上悲觀色彩。


奧拉維爾 埃利亞松 (Olafur Eliasson)攝影作品, 冰正融化

氣候危機已經處于一個我們難以想象的緊迫階段。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認為,人類已經很難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.5攝氏度以內。隨著氣溫不斷上升,人深愛五月天A V類社會將會面臨巨大的危機。奧拉維爾 埃利亞松(Olafur Eliasson)2002年的攝影作品《冰正融化》(TheIce Melting Series)鮮明地呈現出當前最顯而易見的影響:冰川融化。一幅幅攝影畫面以批判的語調引起觀者的反思。作為著名的環境藝術家,埃利亞松一直持續著這個主題的創作。2014至2015年及2018至2019年,他分別在哥本哈根、巴黎和倫敦展出了關注氣候變暖問題的北冰洋融冰藝術展《觀冰》(IceWatch)。冰川融化、海平面上升,緊接著可能便是人類生活住所被淹沒。維吉爾 阿布洛(VirgilAbloh)設計的被地板淹沒的家具作品《阿拉斯加》體現了作者對海平面上升問題的思考。每件家具都以不同的角度 沉 入地板,藝術家受到受威尼斯 潮汐峰 自然現象的啟發創作了這件作品。 潮汐峰 影響著威尼斯的城市生活,同時也常引發城市部分地區的洪水問題,日漸上升的海平面就像這被 淹沒 的家具一樣讓人揪心。


亞歷山德拉 金斯伯格作品,(Alexandra Daisy Ginsberg), 替代品

生態不斷給我們敲響警鐘,就像歷山德拉 金斯伯格(AlexandraGinsberg)用人工智能重現剛絕種的北方白犀牛那樣,技術可以在冷酷的白盒子空間里從像素格慢慢重塑犀牛,栩栩如生,逼真得如同它能被觸摸一般,但隨著這最后一頭名為 蘇丹 的雄性犀牛的叫聲響起,我們應該清醒,過往已不復矣。那么,往后又會如何?


皮納爾 尤達斯(Pinar Yoldas)作品, 無節制的生態系統

皮納爾 尤達斯(PinarYoldas)基于太平洋上由數百萬噸塑料垃圾形成的巨型漩渦創作出了《無節制的生態系統》(Plastoceptor and Stomaximus..)系列作品。她想象了這個原始 塑料湯 里孕育出了各種新細菌和新物種,展覽中的兩件 標本 便是人類施加的 分子暴力 的結果,也是對生命叛逆性思考的探索。而里米尼 普羅托科爾(Rimini Protokoll)的互動裝置《雙贏》


Unknown Fields 影片作品, 我們用火山的乳汁為未來發電

Unknown Fields設計工作室的影片《我們用火山的乳汁為未來發電》(We Power Our Future With theBreast Milk of the Volcano)用印加人關于烏尤尼沙拉的起源神話展現出波利維亞開采、生產鋰的鹽地,這個題目像小說一樣的影片卻記錄了一場真實:母親為悼念失去的孩子而形成的火山 母乳和眼淚 含有對地球傷害較低的未來能源希望 鋰。威力開采這種能源,人類創造出夢幻般美麗的景觀:一片片因蒸發過濾而出現的、閃閃生光的藍綠湖泊


HeHe裝置作品, 內部災難3號:拉普蘭特實驗室

展覽上,藝術家們使出渾身解數,試圖超越觀念層面的空談引發關注。在這個展覽空間構成的試驗場上,藝術猶如一個生物氣體發電機,由于成本和效率問題而被擱置,但它作為一種比風力、水力發電還有益于地球的再生能源的方法,似乎正在準備披袍掛帥,發揮力量。

編輯:江兵

友情鏈接:
平特肖和特肖有什么区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