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遂昌新聞資訊 > 藝術 >

當情懷遭遇疫情,博物館、美術館如今過得怎么樣?

作者:遂昌新聞來源:發布時間:2020-04-08 16:00

書店常常被譽為一座城市的文化燈塔,也便由此吸引了更多關注的目光。于是當疫情襲來,我們很容易地聽見了書店求救的呼聲、看見了書店眾籌和賣貨的直播。然而同樣作為都市文化空間,博物館、美術館卻鮮少獲得意義標簽的加持,也想當然地被以為它們會比圖書買賣承受更小的經濟負擔。所以疫情按下的暫停鍵里,博物館、美術館的心跳往往在無意中被忽視了。

可是寒風之下,誰人可以獨自取暖?我們探訪了幾家博物館、美術館以及畫廊,試圖去了解和呈現他們在疫情之中的生存現狀。這些場館里,有不必面對經濟危機的國營機構,也有勉力支撐的民營品牌,有人憂慮未來存亡,也有人堅信自己不會就此倒下。而這其中,最值得醒思的是,在從業者自己看來,疫情并非壓垮駱駝的飛來橫禍,所謂生存艱難其實是一種常態 行業早已大雪皚皚,疫情的那點霜便不足掛齒。

在所有從業者的講述中, 情懷 成了現身頻率最高的一個詞。只是情懷可以作為他們啟程的初心,卻不能被我們坦然地當作其前行不滯的動力,因為情懷只有在安身立命的前提下才成為理想和信念,否則終究不過是一聲無奈的嘆息。

老天爺對我太好了。 張二苗說。

1994年,張二苗因設計狗年生肖郵票(該票發行量達2億枚)而成名,他的喜神藝術空間畫廊曾坐落在北京798藝術區2號院入口處。兩三年前,張二苗關閉了畫廊,蝸居在宋莊,專心創作。

武漢封城前一周,張二苗被請去參加活動。他本來不想去,倒不是因為疫情 那時他連新冠肺炎這個詞都還不知道,而是沒時間。主辦方再三邀請,他只好飛去飛回,待了一天。他說: 那天太熱鬧了,來了幾千人,我竟然沒感染上新冠肺炎,真是太走運了。

回京不久,疫情突轉嚴峻,宋莊也開始封村、封小區,許多畫家回不了工作室,曾經熱鬧的市場突然冷清下來。還好,離張二苗工作室不遠的3個超市都沒關張,此外他還囤了許多掛面。這讓他有點得意: 我有出入證,還有好多好多吃的。


疫情下的宋莊

越來越多的圈內人在焦慮:疫情之下,博物館、美術館、畫廊會不會步入嚴冬?

張二苗沒興趣考慮這個問題,在他看來,早在兩三年前,行業便已進入嚴冬,情況再壞,也壞不到哪兒去。

靠賣畫,根本養不活畫廊

2016年以后,市場非常艱難,此前曾有10年好時光,但2013年到2016年開始逆轉。我熟悉的幾家琉璃廠畫店,基本都關了。 北京墨香苑畫院院長徐肅說。

市場低迷,因為送禮的人少了,此外,劉大為等名畫家 出事了 。

徐肅入行已15年,做了10年書畫經紀人,在業界頗有名聲,曾代理田英章、田蘊章、朱松發、史國良、啟驤等當代名家作品。2019年,徐肅關閉了經營3年的畫廊, 弄個小院,只對老客戶服務 。

畫廊日常銷售幾乎為零,全靠老客戶生存,花那么貴的房租,不值當。 徐肅這樣解釋道。


張二苗的喜神藝術空間畫廊

張二苗對此深有體會: 現在來798的,大部分是跟著扛小旗兒的走(指旅游者),他們又不懂畫,看還不算,還要上手摸,甚至是摳,架著欄桿都攔不住。

偶爾來一兩個買畫的,也只買 大行活 (指有技術無靈魂、批量制造的作品), 畫得越精細、越寫實,賣得就越好 。


幾天前,一場大風將錵鐵匠的招牌吹落,至今還沒安裝上去

張二苗說: 畢竟咱們還沒發展到那個階段,靠賣畫,根本養不活畫廊。

買畫者整體素質低,畫廊只能靠辦展生存。

徐肅說: 關鍵是抓潛力股,通過辦展,推出看好的年輕畫家。現在辦展收不到錢,都是白展,但能收一兩幅畫。幾年后,這個畫家紅了,畫的價格也就漲了起來,比如何嘉英的作品,當年一平尺才幾萬元,現在是幾十萬元,這是多大的縫啊?畫廊賺的就是這個錢。

張二苗的畫廊先后為100多位青年畫家辦過展,他想:怎么也能出四五個,那就賺錢了。

結果出乎張二苗的意料,藏家看展后,扭頭便與畫家私下聯系。張二苗說: 現在信息發達,手機一掃,雙方就加上微信了,你又沒法攔著。就算加不上微信,藏家還可以到網上去搜畫家的微博。

私下交易的價格,至少比畫廊便宜一半。

終于有一天,張二苗看到抖音上,某青年畫家用視頻展示作畫全過程,在線議價。張二苗明白了:畫廊是再也開不下去了。

開畫廊,處處都要花錢,我的畫廊主要賣自己的畫,等于純落,我都養不起,真不知道別的畫廊是怎么活的。 回想10多年的經營之路,張二苗的結論是: 留了幾張畫,根本沒賺著錢。

行業早已大雪皚皚,疫情的那點霜便不足掛齒。

徐肅說: 成名畫家的作品依然賣得不錯,年輕畫家也在成長,真正被疫情打擊的,是中間的那批畫家。不過當畫家也沒什么成本,還是畫廊受的沖擊大。 徐肅認為,只要經濟形勢好轉,博物館、美術館、畫廊會迅速回暖。

真正讓人擔憂的是畫家們

在疫情中,國畫界是畫家好、畫廊難,但油畫界是畫廊好、畫家難。 同在宋莊的張春林有一間400平米的小畫廊,名為錵鐵匠。每年靠辦畫展,多少有點收入,因為疫情,錵鐵匠至今關門。

張春林想過線上辦展,但瀏覽了一些網站后,發現只有藝術品拍賣網站熱鬧,云看展點擊量不高。

在油畫家眼中,國畫是一片富礦。張春林說: 國畫快,有人一天能畫10張,每張賣800元。在宋莊,大把的油畫家已40多歲了,一周畫一幅油畫,同樣只能賣800元,當然羨慕畫國畫的。疫情前,不少名油畫家已去畫國畫了。

如今買畫者分三個層次:

其一是真正的藏家,不在乎價格,但這個群體的人很少。

其二是想儲值的人,別看開著小工廠、小飯店,也住聯排別墅、開奧迪,卻只收幾百至幾千元的畫。

其三是普通百姓,家里裝修,想掛張畫,不在乎畫家的知名度,一般不超過一千元。

疫情對油畫畫廊不是致命打擊,此前市場已經很不好了,大家開玩笑說,現在賣畫就是在幾年前的價格上,抹去一個零。冷軍那么有名,炒作他的美麗道畫廊(號稱全國最大連鎖畫廊),不也倒閉了么? 張春林說。

市場環境欠佳,但新畫廊不斷冒出來。張春林說: 總會有人奮不顧身,畢竟藝術太有魅力了。

真正讓人擔憂的是畫家們。 宋莊這邊是農村,農村防疫抓得更嚴 ,許多畫家沒了收入,2月時便關了暖氣。


宋莊昔日熙熙攘攘的藝術工廠街已門可羅雀

聽說疫情期間,德國給每位藝術家發了5千歐元,張春林覺得在國內很難實現。一是宋莊畫家都是單干,沒上級組織;二是因拆遷問題,許多畫家漂泊不定。

幾天前,一位遷出宋莊的畫家請張春林代購畫材,表示: 先給你轉賬100元,剩下的先欠著。 張春林一琢磨: 100元還轉什么賬啊,是不是就剩這點錢了?

張春林給他買了畫材,還轉給他500元。張春林說: 在宋莊,大部分畫家都是在掙扎。

開畫廊不全是為賺錢,還有一份情懷

談起藝術,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古代藝術,但事實上,當代藝術也是一扇窗口。在今天,一談到文化,人家首先是看你的當代藝術。當代藝術已成重要的交流渠道,代表著國家形象,可很多人沒真正重視它。 東京畫廊+BTAP(BTAP意為北京東京藝術工程)的負責人遲麗萍也在為房租煩惱,但更讓她擔憂的,是當代藝術的生存環境。

如今798已成北京都市文化新地標,被戲稱為 北京第二大旅游景區 。2018年,來798游覽的人次多達808萬,其中25%來自海外。2018年,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時,點名要到798。


位于北京798的東京畫廊+BTAP

東京畫廊+BTAP是第一家入駐798的畫廊,將現代畫廊的運作方式和當代藝術帶到了中國。當時國營798廠經營困難,急于出租,東京畫廊負責人田畑幸人前來調研,看到的都是裝修好的格子間。田畑幸人不滿意,直到走進一處堆著舊機器的廢棄車間,立刻表示: 就是這里。 798廠的陪同人員大吃一驚。就在這個 破地方 ,東京畫廊+BTAP成立了。

東京畫廊+BTAP初期全靠東京方面輸血。2008年,金融風暴席卷全球,95%客戶來自歐美的東京畫廊陷入困境。2011年-2012年時,中日兩個畫廊幾乎零銷售。東京畫廊+BTAP靠 以舊養新 (收藏年輕畫家作品,待其身價提高后售出),實現了收支平衡,甚至還能給東京畫廊一點扶持。有了這番深耕,2016年送禮市場崩塌時,東京畫廊+BTAP幾乎未受影響。

但誰也沒想到,疫情的沖擊這么大。遲麗萍說: 往年到這時,已經在策劃第二個畫展了,可今年連第一個畫展還沒啟動。

東京畫廊+BTAP也在積極拓展網絡業務,參加了線上藝術博覽會,但銷售額不夠往年的零頭, 連10%都到不了 。

東京畫廊+BTAP還能撐多久?遲麗萍委婉地回答道: 賣畫肯定沒賣房子掙錢,開畫廊不全是為賺錢,還有一份情懷,這就是說,不會因為困難而不做,過去幾年那么難,也撐下來了,未來再難,可能還是會撐下去吧。


著名的外資畫廊 佩斯畫廊去年便關閉了北京798空間,業內人士認為原因可能有二:一是銷量不大,二是銷售外國畫家作品,稅負更高

再這樣下去,我們只能轉行

民營美術館的日子也不好過。

杭州西溪藝得美術館是國內美術館 館線聯盟 的30家初始成員之一,2014年入選 中國最具前瞻性畫廊 十強,館藏500多幅世界級油畫。

2月20日的時候,西溪藝得美術館便開館了,此后它的APP每天都會做大量更新,平均每周推出一個視頻專題、兩次線上活動。為向大眾推廣油畫文化,西溪藝得美術館每年線上、線下活動超100場,被當地居民票選為最佳文化機構。館長劉榮榮說: 中國文化要想走向世界,必須靠油畫帶出去,但這件事一直沒人做,所以我們把這當成事業做。 事業的背后,是沉重的經濟壓力。10年來,西溪藝得美術館只能一手做美術館,一手做畫廊,勉強維持局面, 賺的現金是看不到,但館藏在增加 。


西溪藝得美術館以往舉辦的線下活動

往年,春節一過,西溪藝得美術館便進入最繁忙的時節,要辦一系列重要畫展,藏家亦紛紛上門。今年,一切都暫停了,也就意味著有限的現金流也被徹底切斷了。 我們也想過搞網絡銷售,但好油畫單價高,不當面看,誰會買呢?藝術品屬低頻銷售,不適合網絡。

明天會如何,劉榮榮也說不好,她希望媒體多呼吁一下: 如果情況還這樣,我們也只能轉行了,畢竟企業要活下去。

如果我們不做了,10年之內,國內也未必有一家民營美術館,能像我們做的這么好。

今年還能堅持,明年就難說了

民營畫廊、博物館、美術館也是延續文脈、凝聚社會的重要力量,現在予以救助,效果可能更好,但該如何去做呢?


中國茶膏博物館

中國茶膏博物館已在云南省昆明市堅持了9年,一直是免費開放,每年僅能接待1500名參觀者。館長崔懷剛說: 像大多數民營博物館一樣,我們也無法自己養活自己,好在背后有實體企業一直在輸血。

中國傳統制茶工藝分兩個脈絡,一個是看得見茶葉的,如炒茶、餅茶、抹茶等,一個是看不見茶葉的,即茶膏。很少有人知道后者,它以精工細作著稱,飽含匠人精神。 做茶膏是慢工細活,做茶膏博物館也是慢工細活。 據崔懷剛所知,國內還沒有類似的博物館。

昆明目前有20多家民營博物館,規模和中國茶膏博物館差不多,只有200-300平米,藏品不多,缺乏專業講解員。參觀者來了,公司隨便找一名員工,便成了講解員。

中國茶膏博物館曾得到當地政府2萬元的扶持,館長崔懷剛認為: 可我們最需要的不是錢,而是希望得到國有博物館的經驗支持,如果能有一些培訓,告訴我們如何經營、如何布展、如何擴大影響力,那是再好不過。 今年,地方政府為了規范化,要求民營博物館、美術館必須與房東簽訂5年租約,崔懷剛犯了難: 我倒是想簽,可總得房東答應啊。

疫情對我們影響不大,因為我們一直就影響不大。 崔懷剛說。

中國茶膏博物館 不差錢 ,但更多民營博物館、美術館、畫廊的經營者認為:渴望政府出面,解決一下租金問題。

西溪藝得美術館館長劉榮榮說: 房租占我們成本的1/3以上,受疫情影響,沒了收入,實在有點撐不住了。

藝 凱旋畫廊經理吳慧玉也表示,目前最大壓力來自房租,還有員工工資和展覽投入。

北京城一度有1萬多家畫廊,正式注冊的也有1千多家,但能活到10年以上的,寥寥無幾。2007年,藝 凱旋畫廊在798正式成立,據吳慧玉回憶,從那時撐到現在的畫廊,只剩二三十家。每隔兩三年,便有一批老畫廊退出798,又有一批新畫廊擠進來。


藝 凱旋3月22日推出涂曦個展,是該畫廊今年的第一個個展

藝 凱旋畫廊的生存,一方面靠扶持新藝術家,另一方面靠參加大型藝術博覽會,那里有全球藏家,每年絕大部分銷售額借此完成。

藝 凱旋畫廊每年參加8-9次藝術博覽會,每年3月,是香港巴塞爾藝術展,這是全球頗有影響力的大展之一,此前歐洲、美國等地策展人會來北京打前站,是一個 銷售旺季 。今年因疫情,延期到5月21日舉辦,可就算到時還能辦,意義也變成了只是開啟這一年的藝術活動而已。

今年上半年3-4個藝術博覽會,全 泡湯 了。 吳慧玉擔心的是,即使下半年疫情平息,藝術品市場也會嚴重衰退,買家不一定沒錢,但很可能沒心情。 現在只能盼疫情結束后,買家報復性消費。這不是沒可能,在國內,GUCCI銷量最大的城市是成都,成都并非中國最富的城市,但經歷地震災難后,許多人想開了,更傾向于及時行樂。但愿幾個月后,國際買家也如此。

除此之外,給藝術家支付費用也成了大問題。按新稅改要求,公司向個人賬戶劃款,個人需繳納20%的個稅。大多數藝術家收入不高,無力承擔,去年藝 凱旋畫廊不得不替很多藝術家代繳了個稅,經營壓力陡增。

藝 凱旋畫廊占地1000平米,798減免了部分房租,但余下部分依然存在很大壓力。如果疫情一直延續下去,藝 凱旋畫廊還能堅持嗎?吳慧玉說: 我們今年可能還行,明年就不敢說了。

不必面對經濟難題的國營場館

比之于民營的艱難,國營博物館、美術館顯然要從容得多。

坐落于北京市東城區東岳廟的北京民俗博物館是國營博物館,館長曹彥生表示: 根據上級安排,我們仍在閉館,但閉館不閉業,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網上,我們做的 為武漢加油 的網上宣傳活動,點擊率已幾十萬。


位于東岳廟內的北京民俗博物館

為應對疫情,北京民俗博物館聯系老中醫,根據醫典,用中藥制成 天然驅穢香 ,捐贈給委內瑞拉、斯里蘭卡、摩洛哥等大使館,以及朝陽區10多所隔離酒店和社區。此外,北京民俗博物館近一半員工被抽調到抗疫一線。

在正常情況下,我們每年能接待40萬參觀者,其中5萬是外國人,疫情對我們最大的影響是,參觀者數量大大減少,作為國有博物館,不存在經濟效益的問題,關鍵看社會效益。 曹彥生說,

與北京民俗博物館情況類似的,是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。往年除夕一過,該館便已開放,因為天冷,戶外活動受限,人們更愿到美術館來,這是每年的一個小高峰。此外,每年暑假畢業季時,看展的人也比較多。


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

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媒體部主任何一沙表示,大學屬教育機構,在疫情中會更謹慎,目前仍在閉館中,至于何時開館,只能等通知。4月中下旬起,該館公眾號將推出一系列網上展覽。她說: 過去每年我們舉辦3-4個國際大展,現在沒法進行了,但有國家藝術基金和學院支持,經濟上沒太大問題。

好的文化作品不受疫情影響

盡管大體而言,整個行業都在經受著疫情的考驗,但仍然有人是樂觀而堅強的。

中國的民營博物館主要分成四類,即:以文物為主,代表性的如觀復博物館、望野博物館等;以題材為主,如古陶文明博物館等;以紀念為主,如四川樊建川的建川博物館等;以綜合為主,如修正博物館等。 不論哪類民營博物館,都有做得非常成功的。好的文化作品不受疫情影響。 望野博物館的策展人劉星辰表示,望野博物館目前已能自負盈虧。

望野博物館也要面對創收壓力,但勝在其館藏有特色,其中國家一級成人視頻網文物55件,二級文物81件,三級文物68件,所以外展項目不斷。2017年,望野博物館的唐系列文物在全國巡展,從東莞的 大唐之美 ,到西安的 瞻禮大唐 ,到天津慶王府的 盛世和平 ,再到杭州的 長安春 ,然后是江陰、深圳、溫州等地,穿越了大半個中國。以在杭州的展覽為例,當地報紙光報道就連續進行了1個月。


疫情期間,望野博物館的藏品也 戴 上了口罩

望野博物館的深圳館上上周已重新開放,松山湖(在東莞市)分館仍在關閉中。因為大多數博物館并非依靠門票生存,所以劉星辰表示 整體來說,疫情對我們影響不大。

許多民營美術館因為有地產商背景,自身雖然并不盈利,但一直為情懷而活著。已堅持18年的中國第一家民營非企業公益性當代美術館 今日美術館,便是其中之一。疫情期間,今日美術館也被迫閉館了,至今仍未開放。2月份時,其推出了線上展覽、線上課程直播等5個項目,也是高活躍度而零變現。


自1月22日春節閉館開始,今日美術館至今仍未開館

不過,媒體中心副總監王海旺并未對此表現出過分的憂慮: 今日美術館已渡過初期階段,進入成年期,業務板塊在不斷拓展,雖然很辛苦,但不會因疫情倒下。

編輯:江兵

上一篇:同舟共濟 2020藝術北京參展費減半

下一篇:沒有了

友情鏈接:
平特肖和特肖有什么区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