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遂昌新聞資訊 > 電影 >

美劇《漫長歸途》和平來之不易 值得我們守護與珍惜

作者:遂昌新聞來源:發布時間:2020-03-29 16:00

  2004年4月4日星期天,當日17時許,在距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東北17公里外的薩德爾城,爆發了一場震驚世界的伏擊戰。

  戰事過去后的第三天,美國《洛杉磯時報》在4月7日的報道中如是寫道:“遭到伏擊的美軍到現在也不知道向他們開火的究竟有多少人。他們唯一確定的是,當槍聲停歇,地上留下了數十具伊拉克人和八具美國士兵的尸體。”

漫長歸途

  《漫長歸途》海報

  2003年,美英等國以伊拉克薩達姆政權藏匿大規模殺傷性武器,并暗中資助恐怖分子為由,繞開聯合國安理會,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。

  伊拉克戰爭,或稱第二次海灣戰爭,開戰之后,美國地面戰斗部隊并未遭到多少來自伊拉克正規軍的抵抗,雖然在薩達姆家鄉提克里克等遜尼派聚居區遭遇零星戰事,但以什葉派為主的薩德爾城始終顯得很太平。

  如今,薩德爾城伏擊戰與薩達姆被俘、伊拉克各地薩達姆雕像被推倒等,構筑起了人們對于伊拉克戰爭的記憶。

漫長歸途

劇中還原了美軍陷入伏擊圈的始末

漫長歸途

  劇中還原了美軍陷入伏擊圈的始末

  然而,十幾年來有關這場伏擊戰的影視作品卻并不多見。2017年由美國國家地理頻道播出的8集迷你劇《漫長歸途》(又譯《歸鄉路漫漫》,The Long Road Home),則是近年來最為完整體現薩德爾城伏擊戰的電視劇作品。

  《漫長歸途》雙線推進,一條故事線講戰事本身,即美軍王牌部隊第一騎兵師士兵在薩德爾城遭遇伏擊之后,美軍后續增援行動,共計付出18人犧牲的代價,將遭遇伏擊的士兵解救出來。

  有關這條線的情節,不妨摘錄《洛杉磯時報》當時的報道:

  美軍第一裝甲師師長馬丁·迪姆普塞事后也不得不承認:“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伏擊戰更令人困惑的事了,尤其是在一個建筑如迷宮、街道像羊腸的地方發生的伏擊戰更是如此。你當知道四面都是槍聲,可是,你根本無法準確地判斷開槍的是3個人還是33個人。”……迪姆普塞表示,他的部隊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搜索薩德爾的民兵:九九熱在線視頻觀看這里只有精品“他們已經公開宣稱與我們為敵,所以,我們必須消滅他們。”

漫長歸途

 劇中關于戰事部分,突出兩點:巷戰,抓捕薩德爾民兵

漫長歸途

  劇中關于戰事部分,突出兩點:巷戰,抓捕薩德爾民兵

  事實上,電視劇在這一部分努力在做的,便是還原當時的戰事。

  另一條線則在講第一騎兵師家屬們如何守在電視機旁,看著滾動新聞,迫切等待親人歸來。這一視角比較獨特,但考慮到原著作者的背景,就能理解為何如此編排。

漫長歸途

  《漫長歸途》同名書籍

  美劇《漫長歸途》根據同名非虛構書籍改編,其作者便是美國ABC電視臺知名女主播瑪莎·拉德茲(Martha Raddatz)。拉德茲職業生涯成名之作便在伊拉克戰爭。她從2003年5月開始專職報道伊拉克戰爭,并在2006年全球范圍內第一個報道了恐怖分子頭目扎卡維的死訊。2007年,她出版了《漫長歸途:一個關于戰爭和家庭的故事》(The Long Road Home: A Story of War and Family),旋即位列《紐約時報》暢銷書排行榜。

  恰恰是2004年爆發的薩德爾城伏擊戰和2007年《漫長歸途:一個關于戰爭和家庭的故事》一書的出版,成為美國國內反戰運動的重要環節。

漫長歸途

漫長歸途

  《漫長歸途》的拍攝地都在第一騎兵師所在的美國德克薩斯州胡德堡軍事基地,包括薩德爾城的場景,也利用的是胡德堡基地內現成的美軍訓練設施

  隨著“二戰”后,美國電視業的蓬勃興起,電視逐漸成為人們獲取資訊的重要來源,從“越戰”以來,美國各大電視臺都在想盡辦法貼近戰場,諷刺的是,盡管多數情況下是五角大樓和美軍公關部門安排媒體一線采訪,但每每戰事報道的結果卻是國內反戰情緒的高漲。

  第一次海灣戰爭更是顛覆了新聞業,那場戰爭被稱為“直播中的戰爭”,美國有線電視網(CNN)的發跡也正源于此。

  電視直播模糊了真實與虛構之間的界限,讓人以為在看好萊塢大片。但軍人家屬卻更揪著心。拉德茲采訪了那么多美軍大兵,自然能夠洞悉這一點。

  第八集結束之時,在葬禮上,軍官喊著一個個陣亡將士的名字,沒有回答。這場景的運用和李安導演的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故事》一樣催淚。

漫長歸途

漫長歸途

  第一騎兵師后續戰斗情況,在劇末交代了一下

  可作為旁觀者,不禁發問,誰該為這場戰爭負責?美國打贏了伊拉克戰爭了嗎?

  另說句題外話,拉德茲的名氣很大,她曾在《國土安全》第六季里演了回自己,去采訪劇中的總統候選人。此外,在2016年美國大選日,瑪莎在得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,在電視直播中嚎啕大哭起來。

漫長歸途

  在得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,拉德茲在電視直播中痛哭

  劇中,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角色,是新晉小生諾埃爾·費舍爾飾演的托馬斯·楊。劇中,一顆子彈讓托馬斯失去了身體的知覺,這對他來說是比立即死亡還要痛苦的煎熬。隨后的影像里,托馬斯看著自己的弟兄一個個中彈,在退役的家中他則看著自己癱瘓的下半身,兩個情境都無能為力的他看見人生最深的絕望,他甚至寧愿同袍殺死他也不要半身不遂地茍活下去。

漫長歸途

漫長歸途

  費舍爾(右)飾演的托馬斯·楊。他成名于美劇《無恥家庭》,并轉戰大銀幕出演過《忍者神龜》

  現實中的托馬斯成為反戰人士,也成為為老兵爭取福利待遇的民運人士。然而,戰爭給他留下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創傷始終無法彌合,這便是“漫長歸途”的含義——你的肉體回家了,可你的靈魂不知還飄落何處。

漫長歸途

漫長歸途

  現實中的托馬斯·楊,同樣讓人唏噓

友情鏈接:
平特肖和特肖有什么区别